一个囤家🐱的blog

Catalive:

证件照^ ^

+

[叶黄]悠长假期 02

bgm:Singalongsong-方大同


02.


叶修醒来时是凌晨一点刚过,边上留着盏暖色调的灯,他人松弛地靠在客厅的沙发床上,身上被盖了条印着很多小动物的柔软毛毯。

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喝了几口冰啤,听室友唱了会儿歌,就昏昏地睡了过去。这阵子经常熬夜加班,身体攒下的疲惫是一部分原因,另一部分就在于那不值得一提的酒量,本以为冰镇的会好些,原来也只是错觉。

这么想来歌词唱些什么都没听清楚……旋律倒是记得的,是一首舒缓悠扬的慢歌,像一张宽大富有韧性的网,把他和他混沌而无知觉的梦松松地盛在里面。

他尽量轻手轻脚地进卫生间洗漱。黄少天房间的灯已经暗了,想来已经睡下。这间屋...

+

[叶黄]悠长假期 01

*又开坑了,随缘更新,顺便安利一下这部日剧><
bgm:LA LA LA Love Song-久保田利伸

“人生不如意的时候,是上帝给的长假,这个时候就应该好好享受假期。当突然有一天假期结束,时来运转,人生才真正开始了。”
——1994年日剧《悠长假期》 

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黄少天的睡眠。
他凌晨四点才到家,等到冲完澡顺手把换下的衣物扔进洗衣机,睡意已经磨了个七七八八,干脆还把房间收拾了一通。此时他睡了不到三小时,被迫清醒过来的脑袋一阵阵发胀。
这让他有点火大,接起电话的语气就没那么好。但也没法置之不理,是房屋中介打来的,他们已经根据平台上发布的消息,替他寻觅到了一位理想的合租...

+

[叶黄]夏疾风

bgm:夏疾风-岚

01.

十六岁生日那天,妈履行之前的承诺,送了一辆新的山地自行车。
是不一样,更轻捷,阻力更小,车上有变速系统,便于和风赛跑。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把它搬到门外,侧跨上座,飞腿开蹬,骑上长长的坡道,冲破天际渐落的太阳,冲破夏日傍晚的风。
他来的时候也带来一阵风——杂货店开着帘门通风,几个相熟的阿婆坐在门口乘凉,见了他就喜欢,忍不住要开口逗逗:“天仔,学校里又发生什么新鲜事啦?”
“和隔壁班的女生告白被拒了。”黄少天也不见外,笑嘻嘻地把脚撑一踹停下车,进店里买铝罐的橘子汽水,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瓶身上还冒着水汽,贴一贴脸是透心的凉。
一个阿婆就嗔他:“被拒了还笑,可见没那么喜欢咯。”
“唔,可能...

+

归档 - Wanna make love songs

其实数量还没有到值得归档的程度……持续更新,感谢喜欢


叶黄

[原著向索引]

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

借我

我不会唱歌

梅雨(发在子博姑且也算上吧)

特别的人-上        

烟霞

Lost in paradise

Rumors


[其他背景]

武侠paro- 送行    云巅/凌云

民国背景- 1874

现实架空- 夜车...


+

[叶黄]劳斯莱斯 04

04.


最终场的最后一幕徐徐拉开。祝英台最后一次来病榻前探望,两个人都有大段话想推心置腹,到了跟前却没办法言明,因此这一段只有无声的眼神交汇。

告辞起身之前叶修突然做了一个动作,挣扎着支起上身,面对着黄少天嘴唇无声地蠕动,是一个我爱你的口型。
这段剧本上是没有的。演员经常有临场发挥,好的临场发挥会增加意想不到的现场效果。但叶修此时背对观众,话剧也不会给予特写镜头,口型没法带来任何加分点,能注意到的其实只有作为搭档的黄少天一个人。
这让黄少天愣了一秒,意识到这是一次诀别,忽然角色铺天盖地的悲意就漫过他的胸膛。

一直到之后的很多年,他时常在想叶修那个口型的含义,是因为演到忘情处克制不住角色身上自...

+

[叶黄]Rumors

bgm:Rumors-Jake Miller


即使这么多年都是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高人风范,退役回家的叶修内心仍忐忑得像只鹌鹑。
到家一看,饭桌上摆着八菜两汤,是叶母熟悉的配方,色泽鲜亮满屋飘香,在他看来却有种鸿门宴的架势。叶秋抱着手臂一副看好戏的架势,老爷子的脸色倒没他预先想象得那么糟,看起来心情似乎还算不错。
果然,这顿饭由老爷子的训导开始,从他六七岁时和叶秋玩玻璃球砸破了隔壁李叔家的泥巴(尽管这顿饭并没他老弟什么事儿,叶秋又在小本本记上一笔),到上了学以后成绩平平心思不端正,再后来就是罪大恶极的离家出走事件,还没等他提,叶修就抢先一步诚恳承认了错误,倒让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十多年来长...

+

春天在车厢里

bgm:春天在车厢里-my little airport


从北京到莫斯科,途经乌兰巴托,可以横穿世界上最长的西伯利亚铁路,一路上越过大片草原、森林、溪流、湖泊,如果在三月中旬出发,可以领略北国最原始和温柔的春光。
黄少天神采飞扬地在跟前比比画画,年轻的叶教授从来无法拒绝这位学生以浪漫为名的邀约。

在车站碰头。北方三月的天仍是很冷,黄少天一身薄呢大衣牛仔裤加一个双肩背包,干净利落的学生打扮。叶修把他上下打量一遍:“东西都带够了?”
七天七夜的铁轨列车,外加五天的异国风光一览,怎么看都不止这点行李。被叶修怀疑的目光一扫,黄少天狡黠地眨眨眼,故意曲解他的意思:“该带的都带啦,身份证护照充电宝,不该带...

+

[叶黄]劳斯莱斯 03

03.


大半杯红酒下去,黄少天觉得脑子有点发晕。其实他远远不止这点量,可能是喝得太快,或者来的路上有点晕车,状态不对。
趁着上菜的间隙,他顺手划拉开手机屏幕。微信的会话列表显示他被拉到了一个新群组。
不多不少,刚好八人。点开群成员,都是熟悉的名字,一个歪歪扭扭的“笑”字头像在里边格外扎眼。
他隔着一张饭桌和叶修遥遥对视:“你也在啊?”
叶修拿着空的高脚杯底在转盘边磕了磕,回道:“你也在啊。”
系统提示:张佳乐将群名修改为“单身阵线联盟”。
“谁脱团谁直接退群。”群主含着一块过大又咬不烂的牛排,张牙舞爪地威胁道。

喝高了的人不在少数,倒不是应酬场上那种推杯换盏的游戏,朋友之间喝是没什么压力的,量力而行,...

+

© LADYBRID | Powered by LOFTER